刘慈欣才是中国最重要的文化输出

2019年12月19日09时19分内容来源:法科奥夫


作者 | 吴清缘 · 平台 | 法科奥夫

1
最近文化输出的话题很热,我也来谈一谈吧。
在youtube上订阅量超过700万的李子柒当然是文化输出,而且是相当成功的文化输出。
但我们不应该漏掉21世纪中国另一个强有力的文化输出者:
刘慈欣。
刘慈欣在国外的影响力,始于2015年《三体1》喜提雨果奖。
雨果奖,是世界科幻协会(World Science Fiction Society,简称WSFS)所颁发的奖项,和星云奖堪称科幻界的诺贝尔奖。
雨果奖创办六十多年,刘慈欣是第一个拿奖的中国人。
中国科幻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走出国门,始于《三体》,始于刘慈欣。
今年夏天,《三体1》在日本上市。
首印1万册,一天卖光,一周加印10次,一个月销量突破10万册。
译者大森望表示,这么快就加印9次10次真的大丈夫吗?
日本著名动画导演新海诚第一时间读完了《三体1》,并且迫不及待地要求日本引进《三体2》:
“《三体》实在太有趣了!请尽早把第二部……!”
颇为好玩的是,《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的作者山田宗树把自己的《代体》和《三体》摆在一块儿,自豪地表示这两本书的封面真的很像。

这还只是《三体1》,就已经让日本读者这么上头了。
等到剧情和想象力更加炸裂的《三体2》和《三体3》上市,我难以想象日本读者会是怎样的反应。
看完日本,我们再来看美国。
《三体》美国总销量70万册,是毫无疑问的超级畅销书。
刘慈欣在美国做活动,现场总是座无虚席,偌大的书店里,读者踊跃提问,排着长队等刘慈欣签名。
在美国的一家书店里,刘慈欣的签名版《三体》售价350美元,折合2400多人民币,而书的原价只要25.99美元。
刘慈欣一个签名,就把书价往上提了十几倍。
和日本一样,在美国,刘慈欣的读者中同样不乏各界精英人士。
马克·扎克伯格在Facebook发帖表示《三体》是他下一年的年度读物,甚至“造谣”说好莱坞要把《三体》拍成电影。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也是刘慈欣的忠实读者, 看完《三体1》和《三体2》后急着就要看《三体3》。
然而当时《三体》第三部英文版还没上市,于是奥巴马让白宫的工作人员发邮件给刘慈欣,问他要第三部的书稿。
谁料刘慈欣把来自白宫的邮件当成垃圾邮件,来一封删一封,奥巴马没辙,只好拜托中国的外事部门找刘慈欣。
刘慈欣表示《三体3》的英文版在美国的出版社,现在尚未出版,于是白宫的人再去找出版社,一下子要来好多套。
2017年的时候,来到中国的奥巴马终于见到了刘慈欣。
两人握手合影,奥巴马脸上洋溢着小透明遇见作者大大的喜悦。
那一次见面,刘慈欣还送了奥巴马一件礼物,是一本英文版的《流浪地球》。
国外有个读书网站名叫goodreads,功能酷似豆瓣读书,读者可以给作品打分并添加评论。
刘慈欣的《三体》三部曲英文版的评分分别为4.04、4.40和4.45
这个评分是什么水平呢?
我们来看《冰与火之歌》的评分。
再来看阿西莫夫《基地》系列的评分。
在goodreads,分数超过4分就是神级好书。
刘慈欣的《三体》,在goodreads上的评分与《冰与火之歌》和《基地》不相上下。
在亚马逊,对于《三体》同样好评如潮:
“我必须说,从科学的角度来看,《三体·地球往事》是我三十年来读过的最好的硬科幻三部曲。”
“这本书将与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阿瑟·克拉克的‘拉玛系列’一起,永远成为我的最爱。”
“五星好评!我最爱的硬科幻作品!它改变了我对于整个宇宙的认知!”
“读它!读它!读它!读它!读它!”

“非常好的科幻小说。最棒的中国制造。”
2
有人说刘慈欣不能算中国的文化输出,因为他没有输出中国的传统文化。
我觉得这个结论非常奇怪,如果刘慈欣和《三体》不是中国的文化输出,那么漫威电影算不算美国的文化输出?
难道说仅仅因为科幻起源于欧美国家,所以中国人刘慈欣写出了享誉世界的科幻,反倒变成欧美文化输出了?
照着这些人的逻辑,莫非偌大的现代中国,只能输出传统和古典文化?
我为什么认为刘慈欣是21世纪中国最重要的文化输出,是因为刘慈欣所输出的,是一种现代化甚至超越现代化的思想文化和精神内核。
自近代以来,西方世界创造了几乎所有的现代事物,制定了几乎所有的现代规则。
这一切如汹涌的潮水般向包括中国在内的东方世界涌来,创造了史无前例的文化输出。
包括中国在内的东方传统文化固然能对西方世界形成反向的文化输出,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西方大多数民众对于东方传统文化是抱持着猎奇的心态在赏玩,将之视作为某种茶余饭后可以磕一把的异域风情,并不会真的当一回事。
并不是说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有什么高下之分,但是现代文化确实有着更为强势的话语权。
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在看漫威的电影和DC的漫画,大家都爱吃肯德基和麦当劳。
而科幻文学作为现代文化中比较高端的一支,完完全全就是欧美世界的天下,无论从任何角度和层面,都实现了对于中国的全方位输出和碾压。
而中国人刘慈欣则是以一己之力,在欧美一家独大的科幻领域,以一部《三体》系列实现了现代文化的反向输出。
而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这种现代文化的反向输出甚至超越了现代性,而有着更为磅礴的气魄与胸襟。
智子、水滴、二向箔、面壁者、黑暗森林法则……无论是想象的广度还是思想的深度,《三体》都将我们的视野推向了无穷尽的远方。
以至于奥巴马在评价《三体》的时候直言不讳地表示,在三体面前,国会和总统的工作都不过是在斤斤计较一些很小的事情。
《三体》以极其冷静而硬核的方式探讨了技术的边界、人类的命运和宇宙的归宿,彻底超越了国家和民族的界限,甚至超越了时代和现代性本身。
而正是这种极其深沉而又极为浩渺的思想和文化内核,令全世界的读者痴迷万分并且肃然起敬。
3
作为中国文化输出的杠把子,李子柒和刘慈欣走的是两种完全相反的路径:
李子柒指向过去,刘慈欣指向未来。
李子柒的文化输出是田园牧歌,而刘慈欣的文化输出是星辰大海。
他们构成了中国文化输出的两极,无论哪一极,都有着非比寻常的文化感染力。
因此,当我们认可李子柒是文化输出的时候,我们不应该忘记,在中国,还有一项极其成功极其重要的文化输出是刘慈欣和他的科幻小说。
刘慈欣向世界证明中国人也可以拥有对未来最肆意汪洋的想象,证明这个曾经一度封闭落后的国家已经孕育出了探索文明和宇宙终极真理的抱负和雄心。
现代化的中国,早就超越了古代中国那个士农工商、耕读传家的年代。
我们有八纵八横的高速铁路,有领先欧美的量子通信,有世界最先进的5G技术,有位居全球最前列的超级计算机。
而现代中国的文化输出,不应该仅仅局限于田园牧歌的人文美学,还应该有超越时代的恢弘想象和思想文化。
我们不只有古典与传统,我们还有科学与幻想。
我们不只有山水和田园,我们还有星辰和大海。
刘慈欣以一己之力将中国科幻带向世界,同样也以一己之力向世界展示了中国的文化输出也可以有着另一种震撼人心的模样。
2017年的时候,刘慈欣做客央视节目《朗读者》。
主持人董卿问刘慈欣:
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被触动了这根神经?开始对这方面(科幻)感兴趣了呢?
刘慈欣平静地回答道:
大概是六七岁的时候吧,我亲眼目睹了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就是东方红一号。
我记得是在一个池塘边,那时候全村的人都出去了,都在看着天空,看得很清楚,一颗星星就这么划过天空。
当时在我的这个想象中,所有的星星是发亮的小石块,镶在一个跟天鹅绒一样包着地球的幕布上。
人造卫星,就是在星星中间飞行,我还觉得怎么不会撞上去呢?
从那以后,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了宇宙之广阔远超过我的那种很天真的想象。
那一年是1970年。
距2020年即将到来的今天,整整50年。
50年前的那颗卫星,点燃了那个叫刘慈欣的山西孩子心中的科学与幻想之梦。
50年后,世界各地的读者追随着当年那个山西孩子的文字,抬起来仰望浩渺的星空。
而这一切的源头,正是那个孩子脚下那片深厚的土地——
那个蹒跚地走出封闭与落后的国度。
那个悄悄孕育着科学与幻想的中国。

转发到朋友圈是最高的赞赏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