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里主义vs尤文风格 再给一点时间可好?

2019年12月23日04时54分内容来源:黄健翔谈

14天内连续两次1-3输给拉齐奥,尤文图斯必须与国米分享意甲榜首位置,还丢掉了意大利超级杯冠军。


赛程刚刚过半,尤文没掉队,欧冠也顺利出线,萨里的战术多少能看出意大利足球的宝贵之处,尤文还没到恐慌的时候吧?


换一个角度想,一支八连冠的球队失去原有的统治力,而带队的新教练从一开始就没有从前的教练好,更是带着二十年低级别联赛职教履历,只拿过一个冠军的尴尬而来,萨里与尤文真的合适吗?


“萨里主义”的原则就是控球和进攻,短传、一脚出球、压上逼抢都是内容,萨里拥有不同的执教理念,甚至受到瓜迪奥拉大加称赞。萨里在那不勒斯让“死亡三小”名声远扬,就是依靠自己独特的战术,让前场疯跑、逼抢和传递拖垮对手,但这种成功难以复制,球员属性限制大。只是赢球的滋味已经刻进萨里心里,以至于后来执教切尔西、尤文的过程中,三小的烙印很难消除。


萨里执教切尔西,结果比过程要好看很多。切尔西用半个赛季的时间接纳快速进攻和控球为代表的的“萨里主义”,但世界上最好的防守后腰坎特却“迷失”了,马克斯·阿隆索成为那个扫荡中场的人,甚至成为后插上进攻中的重要一环,由于进攻占据了阿隆索太多体能,导致防守问题突出,加上切尔西摒弃了三中卫的阵型改踢四后卫,两边路强弱分明且攻守不平衡。


萨里确实想要贯彻曾经三小的进攻战术,但不是高位压迫式的踢法,切尔西的冲击力和威力在防守反击中最大,融入了对抗和疯抢战术的“萨里主义”终于解放了进攻,但没有速度的伊瓜因登场又是另一种方式了。


或许萨里本来就不是切尔西长期教练的选择,也是与尤文图斯的邀请一拍即合,在所有人的惊讶中,萨里重回意甲。


尤文图斯在过去四五年时间更换了许多球员,风格不同,能力突出,这是幸福的烦恼,尤文不是那不勒斯,选择太多反而让战术布置更加复杂。17-18赛季那不勒斯给尤文很大压力,阿莱格里接受采访时说:“尤文不可能像那不勒斯踢得那么好,因为我们有身高和更强的身体素质,而那不勒斯球员比较矮。”


所以,以尤文的球星能力不怕对手球风华丽,他们反而会担心像拉齐奥这样的对手,身体素质好、速度快、防守有硬度,更重要的是拉齐奥求胜欲支持整场比赛攻防强度不下降。目前尤文中后场防守能力孱弱,人们颇为期待的C罗、迪巴拉和伊瓜因最近开始同时出场,使得阵型过于冒险了,一定程度上影响攻守平衡,三个人都喜欢在中路做文章,把两个边路完全留给边后卫,实际上桑德罗、德西利奥没有发挥出作用。


萨里不止一次表示过,追求自己的目标和赢球并不在对立面,他在尤文这半个赛季试图直接复制原先的“萨里主义”,失败后也妥协过、挣扎过,又一次陷入质疑恐怕也成习惯。


想一想萨里的执教经历,这么多年摸爬滚打带的都是球员绝对服从于指挥的球队,让他们快速传递就一定会听话。后来萨里把用了十几年4-3-1-2改成4-3-3,到切尔西还踢过4-4-2,算是开始适应球员的多样性,接受球星自己要秀脚法的事实。登上金字塔尖没有几年,萨里接手尤文,见过的大阵仗,要考虑平衡的各种关系不是短时间能够适应的,在这里是教练适应球员。就像萨里一直抽烟没人拦着,突然有一天要管着他抽烟的姿势、时间、吸几口,甚至不让他抽了,他能习惯吗?


在这样的情况下,萨里强行使用伊瓜因,多少带着一点惺惺相惜的感觉,在那不勒斯备受青睐,在切尔西饱受质疑,在尤文一起承受烦恼。


也许萨里的实验就像他的执教道路一般,需要长时间积累,在这之后尤文图斯会战无不胜。然而现实是冰冷的,在足球运动中,赢得比赛最重要,人们没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梦想,毕竟有太多个过来人努力半生,却还是一无所获。


如果你看的比赛足够多,就会发现现实比想象更加残酷。在一个形成自己风格、有足够底蕴的俱乐部,新的教练想要改变球队风格都会遭受质疑,哪怕这种改变能让比赛取胜,教练也需要顶住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压力。最难的是,即使骂声消散,支持声音愈发响亮,他们或许只是在庆祝球队取胜,而不是成为教练的死忠,接受和改变思想的成本真的太高了,这一点也跟教练的人格魅力有关。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