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纽约,生活是一件孤独的小事儿。

2016年12月19日10时59分内容来源:纽约君


晚上好,我是纽约君。


很巧,昨天刚回纽约就下了小雪。


算是今年我见到的第一场雪,之前北京的都错过了。总觉得遇到初雪要写点什么,倒时差就瞎写几句。


我住在曼哈顿的屋子,有两面落地窗,一面朝着第六大道,一面对着32街。阳光明媚的时候,拉开窗帘,温暖直射进来。看着感性的车流和人群,偶尔感慨这儿一点也不比五道口和国贸差,也是宇宙中心啊。


每到黄昏,晚霞放肆的舒展,特别的美。玻璃幕墙传递着夕阳最后的骄傲,每天这个时候,也是整个屋子里最美妙的半个小时,有些天是橘色的温情,有些天又变成粉红的少女。


天就快暗下来了,星点的灯光把这个城市映在玻璃上。现在四点半天黑,于是黑夜就特别长。楼层高所以不必放下窗帘,直到睡觉之前,天际线边的灯火还在静静的闪烁。


只有两种情况我不愿拉开窗帘。


下雨天。小雨还好,淅淅沥沥,薄云一过,天空就会留下彩虹,为暂时叨扰这座城市的小补偿。拉开窗亮能看见倒立的笑脸。下大雨就很麻烦,画面整个黑掉,乌云如同碎冰一样砌在天边,倾泻着伤心,沿着玻璃滑落,像哭了一样。我是一见下雨就会伤感星人,这种画面很容易就变成心里头纠结的阴霾。所以,最好眼不见为净,拉下窗帘戴上耳机,再将手机静音,躲进自己的时空。


下雪天。窗外风雪呼啸,热气倾泻街道。放眼望去,每个屋顶都被盖上了白色。马路上的雪积不起来,一会儿就融化了,倒是人行道上又厚又滑,走出一串泥泞。每个角落都一样,一下子吸走了这个城市的灵气。天地间白茫茫,越觉得自我的渺小。寒冷袭上心头,大脑下线,用最后的内存检索最爱的火锅和马上能陪自己吃火锅的人。


半夜睡不着觉的时候,拉开窗帘,看看面前的帝国大厦,到凌晨两点,大厦顶灯逐步熄灭,这座城市才算彻底安静下来。马路上没什么车,只剩下红绿灯还坚守岗位,陪24小时营业的餐馆闪着牌子。


生活在纽约,会有一种以前你从未经历过的孤独,不可名状,每个人体会不同。即使再忙碌的生活,它都会时不时来坐坐客。


在这座城市,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人,一个人吃饭遛狗一个人上课工作一个人看电影逛街,偶尔小聚,聊天约饭K歌,假装自己和孤独没有关系。一些熟人,是从未相见,恍如故人。一些陌生,是从此以后,沉默余生。无话可说,时间也没有办法。


于是,他们好像都学会了互相保留,不管是做朋友还是恋人,或许在遇见一个对的人之前,我们都是别人的摆渡人,把那人送到对岸去,那边会有对的人等他,我们也终将上岸,认清现实后也不必太当真。


孤独是一个人的时候很害怕,所以害怕一个人。但在前进的旅途,无论有多少旅伴,你永远是一个人。那么,孤独就是全世界,是所有人,是一切历史,是我们终将学会的相处方式。


这么想,生活在纽约,是多么孤独的一件小事儿啊。


愿世上所有的孤单,都有温暖相伴。


晚安

爱你们的纽约君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