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外名校被性侵 | 那些没有人告诉你的名校生活的阴暗面

2015年12月11日10时03分内容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去年五月中旬的一天,我打开了Facebook。第一眼看到的状态,是一个相熟的马来西亚姑娘Y转载的Huffington Post上自己实名撰写关于自己性侵经历的文章。不仅实名, 她甚至在Huffington Post上刊登了自己的正脸照片。这条Facebook状态下面有数百人点赞并被大面积转发。所有人都为Y的勇敢举动叫好。尽管在大三的这一年里,学校里对于性骚扰以及性侵犯的管理手段愈加严厉,派对上男生们对女生毛手毛脚的举动更是少了很多,但事实是,女生被性骚扰甚至侵犯的消息依然不绝于耳。


在很多人眼里,美国象征着一切他们梦寐以求的自由和平等,这其中亦包括女性地位的平等。六十年代的美国,与黑人平权主义一同发展起来的女权主义崛起让“女性权利”这个词汇成功迈入了公共高频讨论领域,然而开放自由的讨论并不意味着解决方法的必然出现。以Mad Max一部电影来说,多位影评人指出,这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女性电影。全片女主角和男主角没有任何好莱坞式的罗曼蒂克情节,而且,“天哪,”有的影评人甚至惊呼,“在这部电影里,竟然是一个女人拯救了世界,而且最后还登上了权力的宝座!”这样的情节,在如今看似女性主义蔚然成风的美国,依然罕见。同样地,在深崇精英主义,氛围自由化的顶级美国大学里,父权意识依然广泛,被侵犯的女孩依然普遍;离真正的性别平等的到来,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Y的经历不过是美国顶尖大学普遍存在性侵的事实下的一个个例。作为一个亚裔,Y从小所接受的关于“耻辱”的东方式教育让她羞于向任何人启齿关于她遭受了同校男生强暴的事情。由于对性缺乏足够的认识,她被屡屡被性侵后才最终意识到这个男生对她施行的是足以判刑的犯罪行为。在毕业前夕,她终于鼓起了勇气向学校指认了侵犯人。校方的调查结果显示这名侵犯者还同样对其他女同学进行过性侵。然而令Y震惊的是,这所顶尖学府却让Y对此事“三缄其口,” 并仅仅对这名屡犯的侵犯者施以警告性质的小戒,并未交由任何执法部门进行刑事追究。Y在文中痛斥,尽管美国大学,尤其是声名远扬的顶级美国大学,有着维护自己名誉的需求,但倘若将学校名誉之重要性放在学生个人安危的重要性之前,实则牺牲了受害者谋求公正的机会,并在被揭发后,进一步损伤了学校自身的清明。如此行事,有悖于其顶级院校之精神风骨。



我曾得知过另一个故事:一个与我同课的男生曾经强奸过他的女朋友 。的确,强奸也是可以发生在情侣间的。事实上,婚内性暴力并不罕见。在女性明确表示拒绝性请求后,男性依旧将其意志施加在女性身上,便足以构成犯罪。在我所了解的这个故事里,在这名女生告知校方后,男方家长通过向学校捐了一大笔款,保证了男生的学籍无恙。这名男生最后受到的惩罚仅仅是一年之内不能进入校园的宿舍楼内。


回忆起几年前闹得沸沸扬扬的Amherst强奸案,我们不得不再次深思北美高校频发的性侵事件以及学校的默不作声的处理方式。Huffington Post就此在上个月对那些从未被报道过性侵的学校发表了一篇表示质疑的文章,并列出了一份长达三年的调查数据列出了Top 20性侵大学列表。在这张列表上不乏如Williams,Dartmouth等一众大家心中的顶尖名校。


的确,美国有它独特的派对文化,在大学里,周末夜里喝得微醺和朋友们去派对跳舞一贯是大家最热衷的消遣活动。尽管美国有禁酒令,勒令商店不得向二十一岁以下的青少年贩售酒精饮料,然而这条规定实际在大学里并没有什么卵用。有的姑娘被多灌几杯就烂醉了,被扛回房间也无力反抗。事后的定性问题便就此暧昧了起来,到头来,繁复的调查过程,经年的诉讼,以及高昂的时间按与金钱成本,致使受害的女生往往隐忍作罢。事实上,有太多大学里的姑娘因为喝醉后无法清醒地表达意志而使得许多施行了性犯罪的男生得以逃脱法律的制裁。此外,美国大学宿舍大多不分男女楼;即便分开,串门也相当容易。许多性侵犯事件便常发生在熟人串门的时候。由于许多文化对于“性”长期采取避讳态度,造成了许多国际学生,尤其是女生,存在长期的性教育匮乏而不能完善地保护好自己,譬如上文提到的Y同学。


然而性犯罪的根本,在于父权社会里男性至上的意识仍处于难以撼动的地位,以至于许多男性潜意识里对于女性多少有着歧视性的成见。在美国,种族问题进一步复杂化了性别歧视问题。例如在校园讨论里,一个词语出现的频率非常高,叫做“White male supremacy,” 译为“白种男性优越感。”在多种族的美国社会里,白人男性一般拥有比其他任何人种性别,如黑人男性,白人女性等组合更优的经济社会地位,因此造成的性别歧视问题更带有种族色彩。例如亚洲女性在美国地位普遍低于黑人与白人女性,且长期在美国流行文化中被“色情化”为性对象。这无疑深化了许多美国白种男性对于亚洲女性的歧视,并为他们对于亚洲女性进行性侵犯提供了某种程度上的合理化解释。在种族问题外,许多男性常用来开脱自己的借口是将女方指责为过错方,例如“她的穿着暴露让人忍不住想’犯罪’,” 或者“是她的举止不当”等等。然而这种理由完全站不住脚。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我可以骚,但你不能扰。在日本,即便是穿着保守的上班族也常在电车里遭到色狼袭击,“女性列车”才因此诞生。性犯罪在大多情景里往往在于男性,而绝非女性。


然而由于性犯罪很多时候被感到羞耻的受害者掩饰了起来,造成了许多侵犯者就此逃脱法律制裁。更有许多性犯罪案件中,由于多方利益的博弈,譬如金钱力量的介入,譬如校方对于自身名誉的考量,令许多性犯罪者被从轻发落,导致了校园里性犯罪案件屡屡发生却总不能被强力禁止。更讽刺的是,尽管我们对于顶级大学的期许往往是,学术顶尖,氛围高度自由主义化,学生皆应处于社会思潮顶尖,然而过时的男权主义却顽强地存留了下来。尽管今天我们看到了Y挺身而出,尽管今天我们在愤怒地声讨性犯罪者并愈发关注女性权利,然而在那些屈指可数的挺身而出的背后,又有多少被那些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深埋起来的伤痕和不可言说的痛楚。



或许事情也在往好的一面发展。几年来,在活跃的女性组织以及社会舆论的压力下,学校开通了性侵犯热线,鼓励受害者与专人沟通寻求身心乃至法律方面的解决方案;洗手间里也贴满了如何保护自己的宣传海报(比如减少外出派对时饮酒量,拜托不喝酒的朋友看护自己等等)。然而受害者提高的防范意识以及事后的应急措施,往往只是对于既有性犯罪事件的回应。更多的时候,一个高度发达的社会应当郑重其事地教育那些躁动的男孩儿们, 当一个女孩说不的时候,她的意思就是 “不。” 尊重女性的意志,尊重女性作为平等的“人”的权力,远远比将自己的意志与欲望强加在一个无法反抗你的人身上,来得更酷。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平台:三士渡教育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